我的天!这是史上最烂的项目:苦撑12年,600多万行代码…

编译:欧剃

来源:projectfailures.wordpress.com

转载自:Java技术栈

你见过最烂的项目,撑了多长时间才完蛋?六个月?一年?今天介绍的这个奇葩项目,不但一开始就烂得透透的,还硬撑了12年多,直到项目负责人被逮起来丢进监狱才完事。

到底有多烂?用下面这组触目惊心的数据告诉你↓↓

● 总共 600 多万行 C++ 代码

● 总共 50000 多个类

● 受编译器版本限制,用的 C++ 语法都是陈旧过时的,只能在某个(早就没有维护)的操作系统上部署

● 基于 CORBA

● 采用的数据库软件来自一家早就破产的公司

● 好几层互相叠加的层共同组成了用户界面,而且这些层没有一个是由原作者维护的

● 运行一个用户界面需要启动 40-50 个子线程

● 在 32 台并行的机器上需要 48 小时进行编译

● 没有采用运行库动态链接技术,一个可执行程序就有好几百兆那么大

● 启动这玩意大约需要 15 分钟

● 然后一般 30 秒到 30 分钟内会崩溃

01

你从未见过的“地狱级”烂项目

十年前的 2008 年,科技博客 projectfailures 爆料,博主那几年曾受雇于法国的一家大型科技企业,参与过一个政府机构委托的软件项目,职位是咨询顾问。在那里,他亲眼见证了登峰造极的愚蠢和疯狂,以及它们在软件开发工作中起到的可怕作用。

十年过去了,这个地狱般的项目又被人翻了出来,再次炒的沸沸扬扬,而 projectfailures 博客甚至还就此专门出了一篇回顾。

在文章中,他这样写到:“这已经不仅仅是什么缺乏专业能力的问题了,这个项目中对人类尊严的无情践踏,已经严重到有的时候让我感觉置身于监狱之中。”

啥啥啥?不过是写点代码而已,除了赔上头发,难道会连命都搭进去吗!?这个项目咋这么恐怖啊!

02

这项目到底啥情况?

大约是 1996 年,法国的一个政府机构请某个公司开发一款软件。总的来说这玩意应该不太复杂,只不过有一些不太寻常的小问题需要解决罢了。

甲方预付了几百万欧元,计划工期大概2~3年左右。于是公司招了几个程序员,开始干活。随着资金陆续到位,这公司开始疯狂招人,每隔三个月左右就把队伍扩大一倍。

结果,7年过去了,这个项目根本还不成型。因为延误造成的罚金每天都达几千欧元。于是管理层决定,要精简一下团队,减少项目开支 —— 具体做法是,把干活的人都开了,另外招一些对软件开发没啥经验的新手来上班。

项目开始10年后,整个项目已经深陷在灾难的泥潭中,完全是由纯粹的混乱所组成。于是项目的中层管理者终于决定要招一些具有软件工程开发经验的人,来把这个烂摊子从地狱里拖出来。

又过了两年,这项目居然还在苟延残喘。这公司通过给甲方发送金额不断提高的“设计变更”账单,来弥补每天产生的工期延误罚金。这都 2008 年了喂!

02

这项目怎么能烂成这样?

a.代码质量惨不忍睹

在语言选择方面,没人敢说 C++ 是种简明易懂的语言。事实上,在简洁方面,C++可能算是最糟糕的一种编程语言了吧。要知道,它可是复杂到连它的创造者 Bjarne Stroustrup 本人都不敢说自己完全掌握了这门语言。

当然,这不能全怪开发团队。要知道,在当时,像 C++ 这样拥有无尽复杂度的思维迷宫还是大有市场的。许多希望成为超级程序员的年轻人都对这门听起来超牛逼的语言趋之若鹜。而事实上,这些可怜的娃们,最后大部分都被 C++ 虐惨了,多少美好的青春,都耗费在反复调试一大段晦涩难懂的代码,耗费在探寻为啥这程序会毫无理由莫名崩溃这样的事情上了。

而脑子正常的人,则纷纷转向了其他语言和其他项目上去了。要知道,人生苦短啊。

不过,看起来,这家公司并没有跳出这个圈子,还是一个猛子扎进了 C++ 坑里。

退一步说,不管你用的是什么编程语言,维护一个巨大的代码库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这个项目的代码库居然有 600 多万行之巨。

那,600 多万行代码是个什么概念?

对比下 Linux 3.13 版内核的代码,在除去内核驱动和架构之外,在 kernel/ 里的源代码也不过就 13 万行左右;另一个例子是著名的编辑器 Emacs,它因为功能太多太庞大,常被人吐槽成“缺乏一个好编辑器的操作系统”,但即使如此,它的总源码规模也不过就是 165 万 9 千多行。

就算你特别厉害,一目十行,你大概也要在显示器前面不眠不休花上7天,才能把全部 600 万行代码全部过一遍。

于是我们可以想见,维护这么大一个代码库,可得逼疯多少程序员呢。看看下面这两个例子,我想,如果我是程序员的话,我也会先疯为敬吧。

有一次,项目里的一个程序员被要求修复一个“右键点击界面会导致整个应用卡死”的 bug,经过连续几天的仔细检查,消耗无数耐心之后,他发现,这个右键响应事件其实工作的很正常,只不过这个“正常”过程需要程序花上 45 分钟,从某种巨大的(静态!)内容库中动态生成每一个菜单项,然后才能把菜单给显示出来。如果这时候你不幸又点了一下右键,不好意思,咱再花 45 分钟重新生成一下菜单项吧…

还有一次,用户报了个“从 CD-ROM 载入数据失败”的 bug 。程序员们花了好几个星期来测试分析代码,最后却直接把这个 issue 标成了“已解决”。因为他们发现,从 CD-ROM 载入数据的功能其实是好的,问题在于,读取 700MB 的数据,这程序要花上大概 7 天时间罢了。

还真是特别考验耐心呀。

b.版本控制全都是乱来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团队在完全没有版本控制工具的情况下也搞了好几年,直到团队里一个脑子还算清醒的家伙突然想到该用个版本控制工具来管理代码。刚开始的尝试结果并没有让所有人满意,所以这个团队就换到了另外一个版本控制系统。就这么将就了一两年,然后这个版本控制系统不知怎么又抽了个风,把之前所有改动的记录都丢失了。

最后这个项目选定的版本控制工具,是一团带有图形用户界面的祸害,一坨从瑞典直接进口的数字化电子垃圾。他们不得不安排了4个人组成一个“版本控制团队”,全职负责维护这个版本控制系统的正常运行。而这直接导致下列情况的出现:

  • 首次从版本控制系统中检出文件需要向版本控制团队预约,一般来说在一周后才能获得授权。
  • 想修改文件必须经过中层管理人员审批。你需要提前列出需要修改的文件,把列表告诉你的经理,然后打报告给版本控制团队申请,后者大概两天左右会给你反馈。
  • 每次对文件的修改都会触发分支,这就意味着你得自己去合并这个文件收到的所有修改。也许你会觉得,项目里这么多文件,两个人改到同一个文件里的几率应该不大,然而实际上,绝大多数改动都集中在同样的大概100来个文件里,所以每次 merge 都保证让你痛不欲生。
  • 在提交修改(检入文件)之前,你还将经受一次精神折磨:你准备提交的代码将被交给一个所谓的自动 bug 探测程序进行审阅,通过之后还要拿给中层管理人员看过,才能成功提交。不用说,这根本无济于事,bug 还是如雨后春笋一样不停冒尖,比大家除 bug 的速度块多了。更有甚者,对发现的 bug 数量进行分析后发现,这种“缺陷修正”方式带来的新 bug 数量是它所修复的 bug 数量的两倍…
  • 版本管理过于简单。旧的版本是 1,今天的版本是 2,之后的版本是 3。没有人能确切地知道具体发给客户的是哪个版本。

某些时候,管理层会定下一个所谓的官方交付时间,而这个时间安排跟团队中的任何一种工作计划都毫无关系。当预定的交付日期到来的时候,客户实际上收到的是一张带有安装教程的……空白CD,因为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有人能构建可执行程序了。于是,客户发现自己收到的是空白光盘,然后正式投诉,然后收到一个旧版的程序光盘作为应付。而客户之所以会发现程序是旧版的,是因为软件的“关于”页上还写着跟去年那个版本一模一样的日期…

03团队组成更是莫名其妙

团队里充斥着这么一大群毫无任何软件工程经验的人,这软件里要是 bug 不多就还真没天理了吧?

还记得上面提到过,管理层曾经决定,要精简一下团队的事吧。

按理说,任何一个脑筋正常的经理都会发现,对于这样一个纯软件工程的项目来说,人员开支必定是最主要的开支。然而,这个发现,并不能阻止管理层把所有稍微有点经验的程序员都开了,换上对工资要求低得多的菜鸟。相对的,所有的经理们的饭碗倒是都捧得牢牢的,一点都没受影响。

这团队后来变成什么样了呢?55 个人里面,只有 20 个程序员,剩下 35 个都是经理。对,你没有看错,这个阵容真是豪华,给每个程序员配备了 1.75 个经理!

没几个经理有软件工程方面的经验。那时候,刚好出了 SCO 拿着 Unix 版权起诉 Linux 用户的事情,就算这整件事不过是虚张声势,但对许多人来说,当时这事还是挺可怕的 —— 要是突然有天你不得不为自由软件付费,那可如何是好啊。

技术知识也相当缺乏。都 200x 年了,这群人还没几个了解互联网的,少数几个熟悉互联网的,也不过就是拿互联网看看小电影而已。要是你提到你在网上看了些啥,得到的都只会是别人的窃笑而已。

04行政管理模式变态的发指

上面的荒谬情况也许会让人捧腹大笑,但如果你知道管理层的那群法国佬对员工发起狠来就像是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的德国鬼子,那你估计就笑不出来了吧。来看看这些官僚到病态的规定吧:

  • 禁止迟到,所有人必须在上午9点前到岗。有一天,人事经理早早就守在公司大门口,把所有9点01分及之后才到公司的人都当场开除了,程序员、经理和销售,都不能幸免。
  • 咖啡机时不时就断供,一断就是好几天。理由当然是跑去喝咖啡的人效率不如坐着干活敲代码的人。不仅如此,每当有领导来开发部视察的时候,这台咖啡机还会被人关掉,免得让领导看到有人“没在干活”。
  • 厕所的脏乱差程度可以说是业内绝无仅有的恶心与恐怖。想来这也是管理层避免大家花时间蹲带薪厕的“高效”政策使然吧。

你可能要问了,这种变态公司,怎么还有人前仆后继的来上班?最主要的是,那段时间法国国内经济正在崩溃的边缘挣扎(直到现在,法国还没完全走出这个泥潭),能找到一份足以糊口的工作就已实属不易,工作条件苛刻点也就算了。

03

不可避免的结局

正如网友评论的那样,着整个项目陷入了死循环的链条之中:缺乏经验导致低效,低效导致开销太大,节省开销又裁掉有经验的人,进一步降低效率。

那么,为什么管理层还坐视这种情况的不断恶化呢?归根结底还是对失败的担心。如果你砍掉这个项目,就意味着这个项目失败了,而负有领导责任的人就是你。如果这项目还在苟延残喘,那等你升迁调任之后,这个烂摊子自然由继任者来收拾啦。

最终,负责这个项目的公司领导因为挪用资金等原因被捕,进了监狱,这个在地狱的烈焰中挣扎了十几年的项目,才终于宣告终止。

作为整件事情的亲历者,projectfailures 的博主给刚踏入编程世界的年轻人的建议是:

● 珍爱生命,没事别用 C++ 折腾自己;

● 宁愿接一些不那么稳定,但能自由发挥所长的小项目,也别贪图安逸去参加什么看起来很冠冕堂皇的工程;

● 面向对象的数据库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 CORBA 应该在烈焰中痛苦的死去;

● 那些愚蠢的产品经理,请参照上一条。

最后,如果你觉得你现在的工作很糟心很窝火,希望这个项目能让你开心一点。—

你经历过最烂的项目是什么?

欢迎留言

Image placeholder
莫慌
未设置
  43人点赞

没有讨论,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推荐文章
从300万行到50万行代码,遗留系统的微服务改造

在传统企业甚至互联网企业中往往存在大量的遗留系统,这些遗留系统大多都能够正常工作,有的可能还运行着关键业务或者持有核心数据。但是,大部分遗留系统通常经常存在技术陈旧、代码复杂、难以修改等特点。笔者曾经

2000多个Bug!这个系统让银行瘫痪、13亿人账户出错、最终损失超过28亿

2000多个bug,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系统,被用在了一家有13亿用户的银行里。这是去年TSB银行系统迁移大事故的报告结果,出自SlaughterandMay律所。Bug连篇、测试没做好、IT服务商无能

56岁潘石屹下决心学Python,60岁程序语言之父们还在敲代码,你呢

比你成功的人,比你还努力。上周,SOHO中国董事长、地产大亨 潘石屹,56岁生日当天发布微博宣布进军编程语言Python。 紧接着第二天,又更新微博解释为何会做出此举。潘石屹给出的解释大致就是,在不断

历史上最著名计算机病毒,似乎都成了我们的回忆

Windows勒索病毒似乎让全球计算机用户都闻风丧胆,不过这其实真的不算什么。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即便勒索病毒传遍了100多个国家,也仅仅才收获了5万美金。所以说勒索病毒真的不算啥。历史上比勒索病毒

史上最全Oracle数据泵常用命令

导读:expdp和impdp是oracle数据库之间移动数据的工具,本文简单总结了数据泵的常用命令,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前言expdp和impdp是oracle数据库之间移动数据的工具。expdp和

史上最快AI计算机发布!谷歌TPU V3的1/5功耗、1/30体积,首台实体机已交付

大数据文摘作品还记得8月份占据各家科技头条的有史以来最大芯片吗?这个名为CerebrasWaferScaleEngine(WSE)的“巨无霸”面积达到42225平方毫米,拥有1.2万亿个晶体管,400

一通骚操作,我把SQL执行效率提高了10000000倍!

场景我用的数据库是mysql5.6,下面简单的介绍下场景课程表:create table Course(c_id int PRIMARY KEY,name varchar(10))数据100条学生表:

到2022年,全球客户体验的支出将达到6410亿美元

根据IDC最新发布的《全球半年度客户体验支出指南》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客户体验(CX)技术支出总额将达到5080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了7.9%。由于公司专注于满足客户的期望并提供差异化的客户体

只因写了一段爬虫,公司200多人被抓!

“一个程序员写了个爬虫程序,整个公司200多人被端了。”“不可能吧!”刚从朋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有点不太相信,做为一名程序员来讲,谁还没有写过几段爬虫呢?只因写爬虫程序就被端有点夸张了吧。朋友说,

再见微服务,从100多个问题儿童到一个超级明星

翻译| 马岛本文翻译自AlexandraNoonan的 GoodbyeMicroservices:From100sofproblemchildrento1 superstar。内容是描述 Segmen

面试问烂的 Spring AOP 原理、SpringMVC 过程

  正文  SpringAOP,SpringMVC,这两个应该是国内面试必问题,网上有很多答案,其实背背就可以。但今天笔者带大家一起深入浅出源码,看看他的原理。以期让印象更加深刻,面试的时候游刃有余。

到2025年,SDN市场将达到1000亿美元

虽然NFV不断发展,但软件定义网络(SDN)也在服务提供商的网络中蓬勃发展。根据GlobalMarketInsights的报告显示,到2025年,SDN市场将从去年的80多亿美元增加的1000亿美元。

MongoDB数据库因安全漏洞,导致Family Locator泄露二十多万名用户数据

摘要:本月第二次,未受保护的MongoDB数据库因大量安全漏洞而导致敏感信息泄露,受欢迎的家庭跟踪应用程序FamilyLocator已经暴露了超过238,000名用户的实时未加密位置数据。该应用程序非

码龄超过20年,依然对生活和编程充满激情,这是三位70后“老”程序员的故事

大数据文摘出品作者:周素云、张秋玥加班996,生病ICU。这是一句最近搅乱了很多程序员平静生活,也让所有的“社畜”认真反思人生的话题。但是,让程序员们真正感到焦虑的其实并不只是工作的压力,更多的是对未

都9012年了,怎么还会有人不会面试?

我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一线HR,负责公司技术人员的招聘。今天我有两个候选人又被fail了。关于这个岗位,我也很无奈。按理说,全是基础岗位的招聘,薪资也给的不算低,应该很容易招才对。但好巧不巧,我们公司是

史上规模最大的中文知识图谱以及估值两个亿的 AI 核心代码

——大声告诉我,怎样才能可以让你变得更强?——充钱——???——都什么玩意?还有啥子咧?——充更多钱执迷不悟,无可救药了。所以,正确答案应该是什么呢?答:是知识。反正,说这些就是为了切入「知识」这个话

AI赌神升级!无惧bluff,6人局德扑完胜世界冠军,训练只用了8天

大数据文摘出品作者:曹培信、宁静2017年年初,BrainvsAI的德州扑克人机大战在卡耐基梅隆大学(CMU)落幕,由4名人类职业玩家组成的人类大脑不敌人工智能程序Libratus。获胜后人类还遭到了

Adobe又逆天!不用机器学习,用13.5M软件把《长安十二时辰》变成水墨动画

大数据文摘出品作者:曹培信用过修图软件的同学们应该都知道,利用强大的GAN,已经可以实现一键转换照片风格的功能,比如将你拍的风景照转换成一副印象派的画作。现在,轻松转换视频风格的软件也诞生了!Secr

大力再出奇迹,1024 张TPU,65536 batch size,仅76分钟训练完BERT!

大数据文摘出品作者:AndyBERT作为目前工业界中训练最耗时的应用,计算量甚至远大于机器视觉中的ImageNet训练。在BERT原论文中,JacobDevlin也是用了16台云TPU(64个TPU芯

警告:ORA-00600 2252 错误正在SCN问题下不断爆发

自2019年6月23日之后,Oracle启用了SCN自动Auto-Rollover的新特性,也就是自动调整了SCN的增长率算法(缺省32K每秒,允许SCN最高以每秒96K计算)。注意,这里说的自动,是

太天真了!这简历一看就是包装过的!

前言上到职场干将下到职场萌新,都会接触到包装简历这个词语。当你简历投到心仪的公司,公司内负责求职的工作人员是如何甄别简历的包装程度的?Coody老师根据自己的经验写下了这篇文章,谁都不是天才,包装无可

我从来不觉得程序员是吃青春饭的!这里有169万份分析数据

阅读本文约需要5分钟程序员这个职业究竟可以干多少年,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很多人都说只能干到30岁,然后就需要转型。在很多面试中,问到应聘者未来的规划都能听到好些应聘都说程序员是个青春饭。因为,大多

十年软件通胀率:从 2009 到 2019 年,软件越来越昂贵

过去十年,软件定价逐渐上升。在我们调查的一百个商业应用程序中,价格平均上涨了62%,其中包括一些比较便宜的应用程序。如果用户现在花钱购买一款应用程序,那么它很可能比十多年前的价格贵98%以上。

盗版12306骗3000万人下载,暴利高仿App是如何花式捞钱的?

眼看着春运一天一天临近,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准备加入抢票大军。可是,当我在应用商城搜索12306时,却发现一大批“12306”。这些App下载量从几万到几千万(未标“官方版”的累计下载量超一千万),

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是用Python合成的?

这两天,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在朋友圈和各大公众号疯传,希望你没有收到视觉中国的律师函。好了,言归正传。这个照片是怎么「拍到」的呢?其中一位研究人员(一个妹子,MIT 的博士,就是头图这位)就在 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