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北京IT圈:后厂村姑 vs 后厂村花?

上个月,我们深扒

《真实的上海IT圈:张江男vs漕河泾男》

其实还存在另一群人

与之本应相亲相爱

却又似乎存在在平行世界

互相保持着母胎SOLO的高傲姿态

她们是

北京后厂村IT女

(人称“后厂村花”)

在帝都北五环外,无比“繁华”的西北角

有一座会被载入史册的村庄 —— 后厂村

这里被称为“中国硅谷”、“中关村2.0”,从西二旗到后厂村,村口短小的干道上流淌着30万精英才干的喜怒哀乐和青春梦想。村里的每一个人,即便是村花,无不散发着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气质。

每天清晨,在名字里带“龙”的出租房里,村花们陆续醒来,为中国互联网的明天,开启新一天的奉献。

头发

众所周知

⚠️21世纪最珍贵的就是头发

⚠️珍贵的东西大多不能水洗

「洗澡的时候千万不能弄湿头发」
对长发飘飘的后厂IT女来说头发是她们最后的倔强

「但这种倔强在洗头面前一文不值」

如果你看到厂花们

留着和她们气质不那么相符的刘海

大概率不是为了装可爱

很可能只是为了 方便

「刘海洗一下就差不多了」

在这里奉劝各位一句

如果你身边的女孩子突然戴起了帽子

你可千万不要…

她一定是因为今天和昨天和前天

没有洗头

当然这一切都可能因为一句话而戛然而止

(愿世界充满和平)
上线的时候连上厕所都要小跑

哪有功夫天天洗头

这个包还是一年前在意大利旅游时买的呢

同去的小姐妹在LV店里抢的欢快

在大家的劝说下

后厂村花琳琳才买下了人生中第一个奢侈品

可是 

一想到背它去上班 

和其他程序员一样

琳琳的衣服多数也都来自淘宝或优衣库

哦对,还有迪卡侬

有时也会逛下自家的购物网站真心实意地准备履行《工资回收计划》

但因为发现了页面上一个bug而终止

还是算了放到 *鱼 上原价转了吧

每年的夏秋之交是整个后厂村颜值最高的时候

无数年轻面孔涌进这条本就略显拥挤的街道

23岁的女孩子

正是刚刚开始意识到

“看起来漂亮也是重要的职场竞争力”的时候

但是通常后厂的程序媛

会在入职后 3个星期就停止化妆上班

「反正化不化妆也不会影响出BUG的几率」

哦,不用为她们可惜论工作属性程序媛这一行还是很烧脑的大多数的精力不得不用在工作上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做别的。

「更何况…」

「没,没什么…」

其实不管身处哪个职务简朴 

是后厂IT女们的普遍特征

她们显得随性洒脱或素面朝天或化着不显眼的淡妆

喜欢用舒适的平底鞋代替高跟鞋

对表面功夫抱有极大的宽容

跟你擦身而过的那位背双肩包、穿运动鞋的女士有可能是一名小编

也有可能是身价千万的大佬

「就是这种 藏龙卧虎 的感觉后厂村花有时还会戏虐地自称“女屌丝”」

在某个瞬间你会发现后厂姑娘们的性格是迷人的

单身

对于后厂村的姑娘来说

尽管同在大北京市

繁华的三里屯和她们的交集大约是:

在看到朝阳闺蜜发出精致下午茶的朋友圈

啧啧两声

默默地点个赞

其实曾经

小薇也会在马不停蹄地累了一周后的周末

接到很多姐妹的邀约。

可是身体却跟不上思想的放纵

好远、还有一堆衣服要洗、严重缺少睡眠

考虑再三后最终回一句“不去了”

久而久之,闺蜜们也就索性不叫她了

再加上平时

微信总是被眼花缭乱的工作群淹没

有时候朋友的一条消息

要好几天后才会突然想起

也可能就一直不回复了

时间长了

人们会心照不宣地 安静下来

几乎每天8.9点下班

她还要看电影、看书、完成网课作业

不断在职业技能上提升精进自己

在一个懒觉睡到自然醒的周末

小薇也会强撑着看一两个小时书

然后再打开等了一周的连续剧更新

仿佛这样能减轻一些

“浪费时间”的愧疚感

显而易见的

她也没有时间去接触新的异性

当然

她也有心上的那个人

只有在 夜生人静 的时候

她才会想起那个

❤️ 

别说后厂村花
就我国目前2亿单身青年来看你在哪儿脱单都挺费事儿

约饭

如果你闺蜜告诉你她 在中关村上班

你可别天真地以为就是

地铁站五道口和中关村站之间的那一片

等你真的赴约去找她吃饭

在中关村地铁站出口

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你就会知道

在支付完三十多的打车费后

你就顺利到达了传说中的

后厂村路

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见到那位格子衫大裤衩子、夹脚凉拖的姑娘

站在东北农家菜的大红色招牌下

宛如老家小乡村黄土地上

看张家大傻妞儿傻笑的光景

只有工牌上「天真蓝」照片

悄悄暗示着她的

精英身份

这就是后厂村路

让互联网精英们背井离乡建设的

比自己老家县城还荒凉的地方

工作餐

午饭时间的后厂村,的确像是一个

送外卖的小哥

只能在楼下暴晒十多分钟等人取餐

在几乎没有大型商铺

只有零星饭馆和便利店的后厂村

是连城线的外卖小哥往返于软件园与上地西二旗

才平衡了三公里之间

数十万人的消费逆差

不过有时候她们也会三两结伴

走到一公里外稍有市井人气的地方

挑一家小餐馆坐下

点上一份辣炒鸡杂和红烧肥肠

在老板娘又大又尖的叫号声中

谈论起不可理喻的客户和需求

不用看工作牌都知道

这些一定不是网易的花

毕竟被网易食堂滋润过的胃

是不可能出来觅食的

在后厂

追厂花最浪漫的不是烛光晚餐

而是

有能力的大企业

试着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完整的 生态系统

健身房、咖啡厅、食堂等一应俱全

尤其食堂的菜式也很丰富

好像十多年前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国营工厂

有时从机械而琐碎的工作中抬起头来

恍惚间会以为自己是一名戴着头巾的纺织女工

正置身于一个完备又封闭的小社会里

纺织女工 vs 后厂村花

饭后的后厂村花

也实在没什么别的可去之处

绕着公司大楼漫无目的地转圈后

恋恋不舍地回到工位坐下

仿佛有一根 无形的绳索

把自己和工位牢牢的拴住

只是把自己塞饱之后

强撑一上午的 困倦

终于能在午间时分彻底爆发

几乎在后厂的每一个人都是被互联网的未来感吸引过来的不想过一眼望得到头的日子
而在后厂现在的日子又显得太望不到头了

有一种英雄主义是消防员蜀黍的逆流而上

在后厂村还有一种英雄主义

是早上9点跟着车流、人流、共享单车流

一起缓缓向前

几乎每个“村民”在上班途中

都要经过这条“死亡公路”的洗礼

后厂村路长度仅为4公里

每日通行的人流在10万以上

在公交、大巴、汽车与共享单车的围剿之下

作为园区内唯一一条规整的主干道

后厂村路速度常年低于20km/h

在这里工作的每个姑娘都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

如何 优雅地 

在10点前赶到公司上班?

后厂的姑娘们

不仅将青春洒在了电脑前

还洒在了 去电脑前的路上

而晚上的高峰在也在9点

打车可以报销的时间点刚过 一秒

滴滴排队的时间瞬间跳成了 一个小时

这个无比繁华的西北角

无疑是滴滴司机的最爱

一个叫车时常费远高于里程费的
大型农村

工作

笃笃笃笃

哒哒哒哒

嗒嗒嗒嗒

谁抖腿了我没有
别瞎说

「这是我写代码的节奏」

同在一片互联网蓝天下的后厂花们

尽管从事着不同的工种却有着同一份踏实

学习时很努力

后厂村花

让生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文章来源:Python爱好者社区

Image placeholder
IT头条
未设置
  55人点赞

没有讨论,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推荐文章
过于真实的上海IT圈:张江男vs漕河泾男

通过比较上海各住宅小区在工作日晚餐与夜宵时段一人食外卖订单指数我们会发现:上海IT圈两大胜地:张江高科和漕河泾双双上榜其中张江位列《上海最孤独的15个区域榜单》第一名真实的上海IT圈大揭秘《张江男 v

漫画 | 面试的我 VS 真实的我

作者:纯洁的微笑、孤独烟漫画师:栗子“面试造火箭,入职拧螺丝!”已经是各大互联网公司招聘的常态,为了应对如今越演越烈的面试形势,程序员一个个都变成了表演大师。俗话说面试如戏,全靠演技!HR篇01020

AWS vs K8s 是新时代的 Windows vs Linux?

作者:IanMiell是开源程序员、演讲师、作家和博客写手以前……如果你与我一样,年过四十,又在IT行业工作,恐怕还记得每个人使用Windows,一小群但越来越多的人在业余时间埋头编译Linux的年代

漫画 |《程序员十二时辰》,居然是这样的!内容过于真实 …

作者:纯洁的微笑漫画:法小四据说程序员的一天是这样渡过….7:00开始新的一天起床缓冲中,已经进行……6%回想昨晚不该又High到2点7:10闹钟响到第6次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起床。其实我也不想那么晚

我在华为做外包的真实经历!

一个爱钱如命,又有所不为的人。1写在前面我将用系列文章,回顾十年程序生涯,一方面是对职场生涯的阶段性总结,另一方面希望这些经历,对大家往后职场生涯有所启发。我很庆幸一路走来皆是自己的选择,虽然也走了不

Go编程语言教程_1.4. Go vs C++

C++是一种通用编程语言,如今已广泛用于竞争性编程。它具有命令式,面向对象和通用编程功能。C++在Windows,Linux,Unix,Mac等许多平台上运行Go是一种过程编程语言。它由Google的

Go编程语言教程_1.5. Go vs Java

Go是一种过程编程语言。它由Google的RobertGriesemer,RobPike和KenThompson于2007年开发,但于2009年作为一种开放源代码编程语言发布。程序通过使用软件包进行组

PHP-FPM vs Swoole

前几天看见有几篇讲swoole的文章,今天我也来凑个热闹。水平有限,细节理解可能不到位,欢迎大家帮我补充、纠正。 PHP-FPM 早期版本的PHP并没有内置的WEB服务器,而是提供了SAPI(Serv

defer vs return

defer看起来与try...catch类似,其实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小技巧 defer官方行文defer先进后出,对return进行一些扫尾工作。这意味着使用该函数在返回值之前,defer函数内是可以

神仙尬聊!哲学马云VS科技马斯克:生活就该每周工作12小时,开特斯拉玩遍三千城市

大数据文摘出品外星人马云的创业之路我们都很熟悉了,他在1999年创立阿里巴巴网站,正式走上了成为国内第一电子商务公司的道路。在美国还有另一位“外星人”为全球熟知,硅谷钢铁侠马斯克。提到他,大多数人会想

DPVS – 小米高性能负载均衡器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负载均衡也承担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对于小米这种快速发展中的年轻公司来说,负载均衡的稳定及高性能更是重中之重。本文将主要介绍小米基于DPDK的高性能负载均衡软件DPVS(DataP

开源社区的技术债:写代码的“码农”VS 删代码的“清道夫”,谁更该被嘉奖?

大数据文摘出品编译:楚阳、橡树、钱天培对于开源项目来讲,写新代码的贡献者不一定是好程序员,但不会删代码的程序员一定不是合格的程序员——因为“删代码”才是使开源软件项目的代码简洁高效的关键所在。Mong

哈登vs字母哥,看AI怎样预测今年NBA最有价值球员!

想必篮球爱好者们都非常关注今年的NBA季后赛,MVP的奖项投票结果尚未出炉,但估计各家球迷们心中各有定论了。所以我们来用机器学习预测一下今年MVP奖项的结果。 哈登(JamesHarden)和字母哥(

无服务器vs容器,企业如何正确选择?

对于开发者和企业架构师来说,在不同的技术、框架或架构之间做出选择,是日常工作中最重要的内容。尤其在今天复杂的企业应用环境下,软件开发规则也在时刻变化着,我们必须在软件开发之前就要考虑清楚系统的体系结构

100%数据可用性承诺 VSP 5000系列如何改变存储行业规则

上个月,HitachiVantara在于拉斯维加斯举行的NEXT2019大会上,发布了其最新的企业级高端存储系统VSP5000系列产品。通过这款全面提升的企业级闪存阵列,致力于提供业界领先的性能和弹性

大碗宽面 VS 律师函警告,情感分析吴亦凡自黑式圈粉!

 作者|AlfredWu 来源| Alfred数据室“你看这个面它又长又宽,就像这个碗它又大又圆”。一直被网友们调侃的freestyle梗,没想到真的被说唱导师吴亦凡写成了自黑的歌——《大碗宽面》。由

用vscode开发react用哪些插件

用vscode开发react用哪些插件1.代码提示类插件1.1Reactjscodesnippets1.2ReactReduxES6Snippets1.3React-Native/React/Redu

如何用vscode启动react项目

如何用vscode启动react项目要求:●具有nodejs环境、已安装npm●已安装vscode首先使用create-react-app脚手架创建一个项目。create-react-appdemo1

阿里达摩院 vs Gartner:2020 科技趋势预测,你更信谁?

信息革命、移动互联网革命尚未落幕,智能革命又像一头大象一样撞进人类的生活,激荡着整个世界。任何足够先进的科技,初看都与魔法无异,但魔法背后是对规律和趋势的洞悉。2020年初,阿里巴巴旗下达摩院发布了2

vscode插件 - quokka

什么是quokka?Quokka.js是一个用于快速开发javascript或typescript的开发者工具。它能在你键入代码的时候,实时将运行的值更新或展示在你的IDE上。quokka版本Quo

「解放双手」老舅教你VS Code Disco

观感度:🌟🌟🌟🌟🌟口味:驴肉蒸饺烹饪时间:15min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今年听到过最浪漫的一句话:我们在键盘上留下的余温,也将随时代传递到更远的将来。感觉让理性的技术人多了份柔光滤镜。也许

清华退学王垠 VS 阿里P10 赵海平,这场面试之战到底谁赢了?

知乎上有一个话题:如何评价阿里P10赵海平对王垠的面试?最近成了热帖,这下赵海平跟王垠这次是真的火了。由于本事件像电影的情节一环扣一环,文章比较长,直接一句话说下该事件始末:网红王垠受邀面试阿里P9岗

[北京][360] 安全研究院招聘 PHP 服务端开发工程师

[北京][360]安全研究院招聘PHP服务端开发工程师我们是360安全研究院-IoT安全部,360内部一个小而美的团队,致力于IoT安全研究如果你想有一个自由宽松的环境,能安心写代码、研究技术,我们团

从ResNet的诞生讲起:美公司在北京的AI研究所出了成果,中美究竟谁受益更多?

大数据文摘出品来源:macropolo编译:狗小白、Aileen中美之间摩擦不断,如今,AI竞争也成为了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让我们假设这样一个场景:美国AI公司设立在中国的实验室取得了一些突破,谁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