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路公交上的程序员

作者 | 刘念

来源 | 公众号“谷雨实验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这些程序员在创业公司工作多年,曾一同怀抱着拿着期权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最终却不得不一次次坐上通往劳动仲裁院的公交车。

在一家创业公司工作6年后,程序员刘权和张博最后以狼狈不堪的形式离开——为了讨回拖欠的薪资和补偿金,他们不得不挤上通往劳动仲裁院的408路公交车。这是他们人生头一遭。

过去一年,他们常听人说“大环境不好”,但一直后知后觉,直到潮水退去,才发现自己被晾在沙滩上,最终被推到了劳动仲裁的大门口。

百度指数关于劳动仲裁的搜索数据在2019年4月达到近半年新高,其中比例最大的人群集中在30-39周岁。20多岁的刘权和张博没想过自己也会置身其中。

1

“哎呦,你怎么流鼻血了?”国字脸女律师尖着嗓子问。

刘权抹了下鼻子,才发现鼻血已经流到嘴唇边。他仰起头,含糊地回答:“可能天气太热了。”他已经焦灼了一个多月,因为欠薪讨薪的事。

“你是工科生吧?我一看你就是工科生,不善于表达。”女律师递过来卫生纸,刘权点点头,赶紧塞进鼻子里。

程序员刘权是被一个妇女拉到仲裁院背面这个居民楼里的。对方自称律师助理,除了挂在白墙上的四面“感谢”大红锦旗,这里怎么都不像正经律所。

他从将台地铁站下车后,还要坐408路公交车才能到劳动仲裁院。408路公交车不太准时,刘权等了30分钟都没来。他是宅男,主要活动区域都围绕着通州的住处或是工作所在地,半径大约3公里。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门口神情凝重的人们

来京6年,这是他第一次来这片。顶着正午30多度的高温,焦躁的气氛被时间拉长,人们在站台走来走去,用手上的东西随意扇着风。刘权皱着眉,汗水在脸上流。以往,这个程序员很少留意外界的变化,因为白天非工作时间都不会在外面乱晃。这天他注意到天很蓝,树叶很绿,周围的一切似乎若无其事,但自己的内心却很凉。

车终于来了,看上去还像学生的男孩在车上发语音:“我必须去告他们!”声音带着哽咽。

南十里居站,一大半人走了下来。

迎接他们的是意外的热情。“要律师不?免费咨询。”

一进仲裁院铁栅栏门口,发小卡片的人一拥而上。被防晒服和墨镜裹得严严实实的中年妇女,拉住刘权,“我们95%的胜率,帮你一条龙法律服务。”乡音浓重、晒得黝黑的男子则一遍遍重复邀请:“到我们村去吧,我们村有三个年轻律师。”这些人都自称律师助理,主要工作是拉人进律师事务所。

刘权赶到时已过12点,大门紧闭的仲裁院处于午休时间,牌子上写着14点上班。

几十个人顶着太阳排队等候,有的站着刷手机,有的趴在台阶上写材料,也有的和栅栏外的“律师助理”攀谈。

“为啥中午要把大门关上啊,让大家进去等着不是更凉快些?”晒得满脸通红的女孩发问。

“来这儿都是维权的,担心安全风险呗。”刘权后边带眼镜的男孩插嘴。刘权心里一沉,自己也是“维权人士”之一了。

下午两点,大门准时打开,人们涌进大厅。工作人员说,刚过完年那会儿人更多,队都排到铁栅栏外面去了。

大厅座位立刻被填满。填表的位置,几个看上去轻车熟路的年轻人面对墙壁站成一排,埋头填写各种资料。免费咨询的律师台前,也瞬间排起长队。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大厅内填材料的人们

刘权在这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了六年,公司从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鼎盛时期的几百人,“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憋到只剩一张皮”。等刘权回过神来,公司里只剩下二十几人。

创始人还用工资当筹码:只要你签了自愿协议,欠的工资立刻到账,起码还有两三万。

刘权去仲裁院也是头脑一热,想先探探风。但大厅里的律师给他浇了冷水——由于案件多,待审理的案件多、在执行的案件也多,从立案到开庭可能需要等4个月左右。最后还极有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他没想到劳动仲裁会这么麻烦,脑子很乱——自己耗得起吗?到时候万一公司申请破产,就算告赢了还拿得到钱吗?而且现在辞职的话,社保就中断了。他掰着手指数了,社保已经交了4年零11个月,再有1个月就够五年。

他一直盼着,满5年就可以在北京参与买房和摇号,虽然还买不起,但有了资格,就有一种被这个城市初步接纳的感觉。他得先找个机构给自己代缴社保,再作打算。

刘权拿着一堆表格走出大门,一脸迷茫。穿防晒衫的女人又拦住他,“小伙子,要法律咨询不?咱们家律师都是正规律师,有律师资格证,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都免费的。”刘权不再拒绝。

民房里,女律师坐在酱红桌子背后的黑椅子上,推了推方框眼镜:“我跟你说,现在这公司就是骗你们呢,有没有钱我们一查就能查到,这你根本不用担心!”

“一定能要回来吗?公司领导说要申请破产清算,注销掉公司,到时候我们什么都拿不到。”

“一定能啊,这你根本不用担心!他就是骗你们,公司哪儿那么容易说注销就注销的,他也得需要时间。而且你看你们这个注册资本,5000万啊!”女律师亢奋地抖着刘权带来的公司注册执照复印件。

代理费是3000块,成功拿到钱后,律师再抽10%。刘权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但没想好,只是加了微信,回去跟女朋友商量。女律师的头像是她的职业照,微信签名是:人类声音所不及的地方,还有良知微弱的声音。

2

乘坐408路返程的路上,难以名状的失望像罩子一样罩住了他。这不是他熟悉的感觉,他熟悉的那条从通州通往城区的八通线,每天上下班时挤得一动不能动,但总觉得满怀希望。

下班晚高峰,北京地铁八通线四惠站

他还记得21岁那年刚来北京时,公司还在居民楼里,创始人强哥坐在面前,用不大但充满激情的声音,描绘着大好局势和美好未来。他眼里的光也点燃了刘权的热血。前几年,他都拿着不到5000元的工资,第一年公司连社保都没给交。

北漂六年,刘权搬过六次家,但工作一直没换。转眼到了2019年,这家公司是他简历上唯一的工作经历。互联网公司一般跳槽才大幅涨薪,在同一家公司反而涨得慢。最近两年,刘权的工资才达到1万7左右,他挺知足。

危机发生在2019年4月,本来应该发工资的日期,一直到了下班时间都没动静。没有邮件通知,也没有口头告知,办公室里稀稀落落有几个人在讨论,不安的情绪讯速传染。

刘权加班到晚上九点,甚至忘记了没发工资的事儿。公司忙着开发支付小程序,说是无人便利店补贴很高。程序员只是执行任务,对风向不敏感。刘权也不相信创始人“真会那么绝”。偶尔的工资拖延情况多少都会有,这两年尤为明显,不过后来补发了。

刘权发了条微信:“强哥,什么时候发工资啊?”对方回复3个字:“来一下。”强哥低声告诉刘权:“公司在财务审计,所以发不了工资,下个星期差不多。”

刘权深信不疑,还转头告诉同事张博:“放心吧,公司没事儿,说是在财务审计。”

张博不相信强哥的话,但相信刘权。他们是好友,曾一起通宵加班吃睡在办公室,相信这是一家有梦想有担当的公司,也曾一同怀抱着拿着期权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

重庆人刘权,话少,想的也少,生活极其简单,除了爱吃,就是写写代码。东北小伙张博,人高马大,平常笑嘻嘻的,两人站一块就像大雄和胖虎。

不过嘴巴更能说的张博,也应付不了欠薪的事。最后,两个大小伙都得跟刘权的女友小文商量。小文认识的人多,主意也多,经常吐槽:“你们程序员,真的没,社,交。”

程序员整天对着电脑和代码

说好的“下个星期”拖了又拖,5月23日,4月的工资依然没有着落。办公室已经不剩几个人了,直到人事部门也集体离职,离职前还传达了创始人的意思。强哥还说正在准备注销公司,仲裁的人即使赢了,到时候也没什么可执行财产。他用这套逻辑,劝走了一个又一个本要死磕到底的年轻人。

刘权有点蒙:刚开始说财务审计,后来说资金困难,现在怎么又变成这种说法了?

他晚上鼓起勇气给强哥发微信。对方微信语音打了过来,满嘴苦衷,反复强调公司的困难和自己的无能为力,劝刘权出去找工作。

刘权紧张地一遍遍抠大拇指上的死皮,没有质问也没有争吵,只是“嗯,嗯,嗯”地回应。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强哥问。

“嗯,我明白。”

末了,强哥继续在微信上给他安排工作。

每次听到刘权汇报谈判结果,小文都气得要命,恨不得替他去辩论。一年前,她就劝男友早做打算。不知是出于侥幸还是惯性,他看了看招聘网站又继续写代码了。幸好他听女友劝,申请退回了购买期权的一万元。

张博就没那么幸运,买期权的钱也砸了。眼看着公司里人越来越少,他和刘权有点慌了,坐在一起,时而义愤填膺,时而唉声叹气,商量着先当面和强哥再好好聊聊。

张博裤子上破了个洞,连日奔波也顾不上

刘权先去的,之前做了一天一夜的心理建设。明明自己占理,他心里却很别扭。平常去饭店吃饭即使菜品有问题,他也只会把菜放在一边不吃,绝对不会找人理论。同事说他“佛”,他觉得自己是“怂”。

还没等他开口,强哥就开始重复说市场环境和公司的不易,中心思想依然是:你们走吧,工资什么的我会给,具体什么时候给,我也没有准儿。

刘权默默听着,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他想用这样的方式对峙。他跟不上强哥的嘴,只能偶尔重复下领导的字眼。领导说一句不容易,他就说我也不容易。领导说公司困难,他就跟着说自己也困难。其他的也不会表达,就连这两句还是小文教给他的。

半小时的对峙,无果而终。

张博更聪明更主动,语言表达能力更强,目的也更明确,要么发了工资继续干,要么正常走流程给赔偿金。他一进办公室,对方就开门见山:“兜里的手机都拿出来了吧,别录了。”

不到10分钟,张博气冲冲地出来了,气得手脚冰凉,嗓子也有点哑。

两人越想越生气,不仅在于权益受损,更气愤的是自己被这样对待。“你不仁我也不义,那就仲裁。”

然而第一次到仲裁院后,两人意识到,这条路也不好走。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倒真有先例。4月某天,两男一女来到公司。他们是专门从上海赶来的小家政公司,目的是要回公司欠他们的2万块钱。公司之前做过O2O业务,和家政公司有合作。

公司冰箱里放着一塑料袋馒头和榨菜,那是他们自带的干粮。第一天,强哥去哪儿他们就跟着去哪儿,一步不离。第二天,强哥说好来公司解决问题,一直到傍晚都没有出现。

“他特么耍我!”带头的男人情绪激动,闹了起来。女人则小声而坚定地说:“我们也没想讹谁,我们就是想要自己的钱,一分也不多要。”

一分也不多要。这句话,在这个100平方米左右的办公室,被多人跟强哥说了很多次,“我只想要我的工资,一分也不多要。”“你该给我的赔偿都给我,别的我一分也不多要。”“你把我买股票的钱退给我,我一分也不多要。”但如今在这个注册资金5000多万、融资总额过亿的上市公司里,一分不多要也变成了难题。

讨薪的人越来越激动,对着办公室其他人大喊:“你们把自己的东西都带走啊,一会儿我们就把公司值钱的东西卖了,卖了还我们的钱!”

半小时后,钱很快打到了他们账上。

“堂堂一个互联网公司,最后也搞到按闹分配,既快又省心,远比走法律途径便捷。”小文感慨。但让剩余的年轻人做类似对抗,他们做不来,一来放不下身段,二来也在衡量风险。

3

第二次到劳动仲裁院,刘权和张博吸取教训,一早出门,408路公交车来得也快,八点就到了。

排队到了律师面前,张博问:“这个公司都新三板上市了,会轻易破产吗?”

“什么公司都有可能破产,国企也不例外,何况什么新三板公司。”律师喝了口水回答。

“我们现在就想知道,如果仲裁的话,最坏的结果是什么?万一最后公司注销了什么也没了呢?”

律师的嗓子都哑了:“你既然都到这了,就说明你不甘心,要是甘心你不会来这,别管那么多,先立案吧。”

两人一时想不出什么新问题,就怔怔让了路,后边排着的人个顶个焦急。

大厅里,穿蓝色制服的男人四处巡逻,有时维持秩序,有时站在门口大声吼隔着铁栅栏塞卡片的人。

虽然被警告他们是骗子,刘权和张博还是被一个女人拽走了。他们这会儿也有些六神无主,“先去听一听也没坏处”。

女人拉一个人提10%,能挣300元。她还干副业,手里攥着一把黑色签字笔,5元一根,矿泉水5元一瓶。

两个人没舍得买水,“太贵了”。

还是那个小区。这回是一个很有派头的男“主任”坐在桌子前。齐刘海小姑娘刚咨询完,低头写完材料,神情复杂地走出门。

“这个姑娘啊,是她朋友介绍来的。她朋友之前就是委托我们主任,后来官司打赢了,就把主任介绍给了她。”女助手喋喋不休,掏出手机给刘权和张博看微信转账记录。

“主任律师”的语气跟之前那位女律师一样自信。他反复强调:公司想破产没那么容易,你这个案子胜券在握。当然前提是,都交给他代理。

接过“律师助理”小卡片的年轻人

两人听了半天,决定回去再考虑一下。

这一天,他们依然没有递交材料立案。他们心里还有点犯嘀咕,要是被强哥知道真的立案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走仲裁程序的同事已有好几位,强哥好像也没在怕的。他在圈里人脉广大,要是彻底和他决裂了,会不会影响将来就业?

他们在百度上搜索“劳动仲裁”,相关提示都是:“劳动仲裁会影响找工作吗”,“劳动仲裁对自己今后有什么影响?”

还有人分享了一个血淋淋的事:一个上市公司员工被新领导清洗,对方告诉他主动辞职,“要仲裁也可以,但互联网圈子就这么小,你以后如果还想在圈子里混,就不要搞什么幺蛾子。”这人本来录了音想找做自媒体的朋友曝光,但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最后乖乖离职找了新工作。

没有人敢赌上职业发展。

刘权找了两个月的工作,都没什么消息。他下载了各类招聘app,之前他都不知道有十几个app做招聘。

5月初到现在,除了找工作,他的时间都花在讨薪上了。程序员虽然收入不算低,但这些年来,他除了还读书、培训的贷款、给家里寄钱,支付房租,几乎月光。房租,马上也要交不起了,十几万的补偿金,对他来说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丢了实在是不甘心啊”。

这个情绪不外露的人,有天晚上睡觉前忍不住跟小文说:我胸口真的好闷,好闷。

“你也别太着急了,我可以养你。”女友安慰他。

刘权每天变着法炖猪蹄汤、排骨汤,给小文吃,但地铁口他最喜欢的那家炸鸡,最近舍不得买了。他跟小文说,“等我找到工作再买。”

对“黑律师”不放心,小文帮忙联络了一些律师。但费用不菲,光代理费就要3万。有位律师掏心窝子告诉刘权,金额很少,根据经验很难要回来,“官司很容易赢,但是执行困难”。

妈妈则给刘权打电话,劝儿子“凡事别弄得太绝”,能把工资要到手就行,别的就别弄了。离职的同事也说,再耗4个月,人都得垮了,就自认倒霉快找工作吧。打退堂鼓的是多数,当初吵着维权声音最大的都早已离开了公司。

程序员高晨和他俩一样气愤,本想着一起“刚到底”。但拖了1个月工资时,他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找新工作。他和他们不一样,有两个孩子要养。

公司做过O2O,通过APP链接用户与阿姨。好的时候,保洁阿姨上千,包装得很高大上,阿姨间呼朋引伴,流传着月入上万的北漂梦。如今,张博加了微信的阿姨们,朋友圈有的学做美甲美睫,有的去做了整形代理,也有的回了老家。

在数次往返的408路公交车上,刘权猛地觉得,在这个大城市谋生,大家本质上相同,无非的谋生工具有的是刷子,有的是抹布,有的是文字,有的人是PPT,而自己是代码。“根本没什么体面不体面的,只有遭遇困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平时的体面实际不堪一击。”

北京市408路公交车将台路口西站

4

“你妈要是没钱了,你还管她要钱吗?”创始人的老婆扯高了嗓子喊,她来公司帮丈夫处理最近这摊事。

这是张博最后一次来找强哥谈判。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他。

他怒气冲冲地反问:“这有可比性吗?我上班拿工资是我应该拿的,我没多要一分钱。”

五年前,张博眼里的创始人老婆还不是这副模样。那会儿,她和和气气,眼睛和脸上堆满了笑,问他的工作情况,问他工作环境怎么样,问他有没有什么困难。

再见面,她剑拔弩张,嘴里重复着不同的责问:“公司都这样了,你就不能理解下吗?”“公司都没钱了,给你个方案你就走吧!”

本来张博是来公司办交接手续的,顺便把他以前买的1万块钱期权退了。强哥答应的好好的,但知道他们已经在走仲裁程序后,立马变脸。

他还是反复跟张博讲,仲裁没有意义。他举例为什么聪明的人事部门什么都没要就走了,举例自己的媳妇曾是高管但因为公司发展不好也得离开,他举了很多例子,用来印证维权的无用。

对峙一直持续到了晚上19:40,张博气得嘴唇发抖,随手抄起投影仪的支架,一个长约1米的钢管。他最终变成了那天闹事的人的模样,但只是做了做样子。

强哥最终的答复是,“退不了”,公司的一切事宜他都已经交给了律师,以后由律师全权处理。

他老婆的态度则是:愿意去告你们就去告。

一个人走在四惠东的过街天桥上,张博四顾茫然,竟然不知道找谁说话。他拨通了刘权的电话,刘权只会一遍遍重复:“你别生气,这事儿肯定都有解决办法。”小文听到张博的嗓子哑了,心里一下子特别难受,就跟那天知道刘权流鼻血一样。

北京四惠东过街天桥

接电话之前,强哥还在给刘权发微信,问工作上的事儿。刘权翻了下两个人的聊天记录:进展,测试,开发,需求,后台,配置,提交。他关闭了对话框,第一次没回强哥的消息。

6月3日,端午前夕。北京下了两场雨,刘权和张博再次登上408路公交,把检查了一遍遍、誊写了一遍遍的表格交到仲裁院立案,同时,又像大学刚毕业那会海投简历。

前同事给他俩传授找工作秘籍:“编辑一段话,给曾经在这个公司工作过的同事挨个发微信,问有没有工作机会。”刘权编辑了好几段,怎么都不好意思发出去。回想自己在这家公司,好像也做了不少事,风光的时候,集体团建,年终奖,下午茶,眼看着公司一步步膨胀,又一步步像砂之塔一样瓦解。

2016年秋天,新三板上市后,公司从CBD搬到四惠,这次上市有效地躲避了后来的资本寒冬。但此后3年里,公司收益连年亏损,业务始终难有进展。

公司也曾挣扎过,方式是继续跟随资本的方向。共享经济火的那几年,公司也跟风做共享,做了共享手推车、共享娃娃机、共享雨伞、共享摇摇车等,但没有一个做了起来。直到发不出工资的这两个月,公司还在做支付类小程序开发,为了拿补贴。但大势已去。

2017年9月,共享经济繁荣的北京街头

端午节后,高晨已经入职新公司,跟刘权抱怨:新公司是996,节奏太快了。刘权安慰他,“适应一下就好了”,自己心里却不是滋味。相比之下,他更愿意996,只希望未来能找个靠谱的工作,工资和社保都能按时交,就足矣。

他和张博都没想到,最终走到打官司这一步的,竟然是最老实甚至有点怂的自己。他们不知道还需要多少次登上408路公交,而劳动仲裁的结果,更是未知数。

Image placeholder
IT头条
未设置
  63人点赞

没有讨论,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推荐文章
这波技术社区的程序员,技术视野有点堪忧!

前一段时间写了一篇文章《凌晨1点突发致命生产事故,人工多线程来破局!》,只是一篇生产事故的记实文章,没想到在圈内流传甚广,其中有程序员对其中的细节有点疑惑,刚好国庆可以和大家再进一步探讨一下。现在技术

代码传奇 | 身价10亿的程序员 雷军当年也为他打工——WPS之父 求伯君

他的前半生,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在普通人眼里,他寂寂无名,只有年岁稍长的文化人,才听说过他传奇般的存在。在IT人眼里,他是块活化石,中国第一的大旗除了他,没人敢抗!他是求伯君,从一个浙江穷山村走出来

看,那个35岁的程序员好像一条”狗“…

35岁并不是所有的程序员都成了架构师也不是所有的程序员都荣升技术总监更不是所有的程序员都转成了项目经理大部分35岁的程序员依旧是一线码农…..有的是真心喜欢,而更多的却是无奈。无论何种原因,35岁的程

电击、警棍、爆头,被骗去柬埔寨的程序员有多惨?

本文转自 |互联网翻车指南作者:徐车长 编辑:田鸭前几天,我失联了两年的好哥们,从迪拜回来了。他飞机一落地,我就收到了他的微信:「老子终于回来了」。我这个哥们的职业是程序员,业务技术很好,两年前一个美

会唱歌的程序员为何如此受欢迎?

 作者 朱小五爱奇艺的独家综艺《乐队的夏天》总决赛终于落下了帷幕,虽然决赛过程有些“曲折”,但是我最喜欢的刺猬乐队,仍然凭借自己的硬实力,最终排在第二名!值得一提的是,这只乐队的吉他手兼主唱也是一位程

Github标星十万+!愤怒的程序员发起996.ICU,小本本投诉过度加班公司

大数据文摘出品作者:蒋宝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作为程序员的你,这几天一定被名为996.ICU的github项目刷屏。3月27日,有开发者在GitHub上建了一个名为996.ICU的repo,该r

93.7% 的程序员!竟然都不知道 Redis 为什么默认16个数据库?

▍导读在实际项目中Redis常被应用于做缓存,分布式锁、消息队列等。但是在搭建配置好Redis服务器后很多朋友应该会发现和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Redis默认建立了16个数据库,如下图所示。椐调查发现:

5位女性程序员的自白:计算机不撒谎;女程序员的代码一样也很棒

谁说这个领域就是男性的天下偏见本身就是一种带标签的想法她们的世界里只信奉“computer never lies”她们认为代码漂亮比发型漂亮更重要她们到底是谁?谷悦是喜欢简单、纯粹工作的气质女神,八年

GoWeb教程_08.0. Web 服务

Web服务可以让你在HTTP协议的基础上通过XML或者JSON来交换信息。如果你想知道上海的天气预报、中国石油的股价或者淘宝商家的一个商品信息,你可以编写一段简短的代码,通过抓取这些信息然后通过标准的

GoWeb教程_08.1. Socket 编程

在很多底层网络应用开发者的眼里一切编程都是Socket,话虽然有点夸张,但却也几乎如此了,现在的网络编程几乎都是用Socket来编程。你想过这些情景么?我们每天打开浏览器浏览网页时,浏览器进程怎么和W

GoWeb教程_08.2. WebSocket

WebSocket是HTML5的重要特性,它实现了基于浏览器的远程socket,它使浏览器和服务器可以进行全双工通信,许多浏览器(Firefox、GoogleChrome和Safari)都已对此做了支

GoWeb教程_08.3. REST

RESTful,是目前最为流行的一种互联网软件架构。因为它结构清晰、符合标准、易于理解、扩展方便,所以正得到越来越多网站的采用。本小节我们将来学习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架构?以及在Go里面如何来实现它。

GoWeb教程_08.4. RPC

前面几个小节我们介绍了如何基于Socket和HTTP来编写网络应用,通过学习我们了解了Socket和HTTP采用的是类似"信息交换"模式,即客户端发送一条信息到服务端,然后(一般来说)服务器端都会返回

GoWeb教程_08.5. 小结

这一章我们介绍了目前流行的几种主要的网络应用开发方式,第一小节介绍了网络编程中的基础:Socket编程,因为现在网络正在朝云的方向快速进化,作为这一技术演进的基石的的socket知识,作为开发者的你,

OceanBase数据库创始人阳振坤分享征战6088万tpmC的艰辛之路

前言:中国人民大学常被誉为是“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最高学府”,其实人民大学也是“中国数据库的发源地”。由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萨师煊与王珊合作编写的《数据库系统概论》是国内第一部系统阐明数据库原理、技术和理论

可视化编程是否真的没有未来?程序员:它有“七宗罪”

今天想聊聊可视化编程(visual-programming)的未来发展,喂喂,咱们这儿还没开始,各位大佬先别急着走啊您……确实,可视化这个概念跟任何技术并称,都是技术前沿、下一个风口、万亿市场的代名词

程序员必备工具箱

作为一名初级开发人员,我们经常会遇到许多不同的技术,对我们来说都是新鲜和陌生的,伴随着总有人说这将是下一个热点,我们必须学习。类似的话我已经听了好多年了,并且已经找到了一些模式,可以适当的抽象出你的工

编程书说的 “Go 程序员应该让聚合类型的零值也具有意义” 是在讲什么

在《Go语言编程》这本书和很多其他Go编程教程中很多都提到过“Go程序员应该让一些聚合类型的零值也具有意义”的概念,我们这篇文章主要说一下有意义的零值这个话题。 在Go中声明变量时如果初始化表达式被省

Java 程序员眼中的 Linux_1.0.Linux 介绍

Linux介绍 Linux这个名字 Linux的Wiki介绍:http://zh.wikipedia.org/zh/Linux Linux也称:GNU/Linux,而其中GNU的全称又是:Gnu’sN

[Java 程序员眼中的 Linux] Linux 下常用压缩文件的解压、压缩

Linux下常用压缩文件的解压、压缩 常用压缩包解压命令整理 Linux后缀为.tar.gz格式的文件-解压 命令:tarzxvfXXXXXX.tar.gz Linux后缀为.bz2格式的文件-解压

程序员常用的十款开发工具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程序员来讲,好用的开发工具可以大大提高开发效率。本文将向大家推荐程序员常用的十款开发工具,希望能帮助大家更加优雅地写出代码。这些工具分别是Arthas、ChaosBlade、

IT程序员工资一般多少钱?薪资水平如何?

  IT程序员工资普通几钱?薪资程度如何?程序员工资依据技术程度和地域差别薪资程度有很大的差距,北上广一线城市程序员工资大都在1万元左右,随着项目经历积聚薪资也呈现上升趋向。   IT程序员工资待遇引

程序员常用的15 种开发者工具推荐

  程序员常用的15种开发者工具引荐:Java线上诊断工具Arthas、IDE插件CloudToolkit、混沌实验注入工具ChaosBlade、Java代码规约扫描插件、应用实时监控工具ARMS、静

程序员有话说:开发人员提升自己的四种方式

开发人员之间所谓的不同“级别”的界线是模糊 的。如果你问高级开发人员、开发经理或技术总监:“初学者、初级、中级和高级之间的区别是什么?”那么很有可能他们会给你截然不同的意见。由于存在各种各样的意见,因

程序员:我终于知道post和get的区别

IT界知名的程序员曾说:对于那些月薪三万以下,自称IT工程师的码农们,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把他们归为我们IT工程师的队伍。他们虽然总是以IT工程师自居,但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罢了。此话一出,不知激起了多少(码